法國掃除恐怖主義 化被動為主動 ( 鄭宇欽 ) 前言長期以來,法國一直是恐怖份子鎖定攻擊的主要國家之一;其原因有二: (一)殖民主義,(二)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法國經略阿爾及利亞長達一百卅二年,迥異的文化、宗教與民族利益,導致法國長年受到阿爾及利亞分離份子的 恐怖攻擊威脅。雖然法國與阿爾及利亞簽訂「愛維雅協議」( Evian Accords),終結分離主義對法國家安全的威脅。       然而法阿之間的協議,依舊讓法國面臨得不償失的窘境。一九八0年代,法國境內再度出現分離主義;有別於殖民地的政治訴求,這些致力追求獨立或自治的團體是隸屬於法國境內的區域分離主義組織。法國區域分離主義份子所策劃恐怖攻擊之力度,不亞於阿爾及利亞恐怖組織。      法國的反恐策略 設計裝潢與行動極富戲劇性,甚至達到犬牙交錯之局勢。「鬆散、緩步、整合、積極、根治、防治」,正是法國反恐策略與行動的最佳寫照。另一方面,自美 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爆發後,打擊恐怖主義議題之重要性,提升至聯合國事務之位階,分別提出一三七三號與一五二六號之決議案,此兩案亦受到法國大力支持。      除之此外,法國亦於二00三年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參與成立反恐行動組(G8 Counter-Terrorism Action Group),致力打擊國際恐怖攻擊行動。回顧法國恐策略,可以察見法國已不在是恐怖組織集結的天堂國家,取而代之的是,法國打擊恐怖主義之態度已漸漸呈 現出積極面。汲取姑息主義錯誤教訓      一九八0年代,法國的反恐策略充 節能燈具滿姑息主義的色彩;嚴格來說,法國並非完全姑息恐怖組織,而是將反恐策略之重心放在本土恐怖組織,並無兼顧國際恐怖組織。 法國政府認為,法國應奉守孤立政策才能使其免於國際恐怖組織的威脅,並且保全其國家利益。雖然法國重視本土反恐行動,但是其情治單位間的本位主義,間接地 讓本土恐怖組織於間接姑息的氛圍中找到喘息的餘地。      長期以來,法國情治單位各行其是、缺乏協調,因此導致法國情治單位反恐效能不彰,進而讓法國成為恐怖組織集結的天堂。除此之外,法國情治單位之反恐職權劃 分不清,更造成情治單位間爭功諉過之情事。另一方面,法國情治單位間不時出現相互污蔑之怪事,如:法國境外安全局(DGSE)曾被法國內政部指控為蘇聯諜 報機關的分部;由此可見,法 代償情治機關缺乏互信。       對於國際恐怖組織的做法,法國自栩聰明,然而隨著八0年代國際局勢趨於緊張,法國的反恐姑息政策反使其蒙受其害。當時法國深陷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領導權之 爭、伊拉克與敘利亞衝突與中東極端政治團體等問題的泥沼,雖當時依舊奉行綏靖主義,但法國搖擺不定的立場,反成為眾矢之的。策略調節反恐依然無功      姑息主義雖讓法國與其他國家之互動趨於冰點,但法國透過經濟、外交與武獲等方式,漸漸讓這些國家對法國重拾信心。然而針對奉行恐怖攻擊為圭臬的中東極端政治團體,反使法國的姑息政策成為這些團體的恐怖攻擊指導藍圖,其中以近東政治犯團結委員會(CSPPA)的攻擊力道最為強勁。      近東政治犯?售屋網庰痔e員會僅在一九八六年於法國境內所策劃的恐怖攻擊所造成的傷亡,不僅讓法國民重真正見識,恐怖組織隨機策劃攻擊之天性,並且也讓法國民眾不 再對解決恐怖組織之問題存有幻想;近東政治犯團結委員漪漣串的恐怖攻擊行動,更讓法國政府必須透過緊縮簽證政策與擴大警察職權等緊急方法,才能斷然解決此 問題。      姑息主 義讓法國在打擊恐怖主義問題上學到教訓,促成法國政府的反恐決心趨於堅定。為降低恐怖攻擊對法國的威脅,法國政府透過外交方式與支持恐怖組織之國家展開談 判;首先,法國政府與敘利亞達成協議,敘國應提供法國恐怖組織之情資,法國政府則提供敘國在經濟、武器與外交事務上的協助與奧援。      另一方面,法國退出黎巴嫩與敘利亞的軍事衝突,以及兩伊戰爭的斡 房地產旋調停,以換取這些國家提供的恐怖組織之情資,確保法國免於恐怖攻擊之累。除此之外,法國 遞解境內恐怖組織之要角出境,並協調受法國經濟優惠的國家對被遞解出境之恐怖份子,提供難民庇護。綜觀這時期的法國反恐策略,依舊呈現被動態勢以及希冀藉 由外交手段化解國際恐怖組織的攻擊。根本防治      法國的反恐策略從姑息走到調節,雖在反恐事務上跨出積極的步伐,但是姑息主義與策略調節所衍生的問題,明顯地凸顯法國反恐能力的不足,以及缺乏完善的反恐 系統。法國反恐策略之缺失,大致有三項:(一)情治機關缺乏協調。 (二)反恐議題被政治化。(三)反恐策略無重心。      法國情治機關間對於打擊恐怖主義之策略,長年閉門造車、互不協調;除之之外,法國前總統密特朗也因對當時現有之情治 酒店兼職機關缺乏信任,另組反恐事務團隊,如此 一來造成「情治猜忌、總統不信」的怪象。值得注意地,當時法國大選亦容易受到恐怖主義議題影響,起因於法國經常與支持恐怖組織活動的國家,進行密室協商; 因此,法國從政人員經常運用此議題展開權力鬥爭,但最終無助於法國反恐行動。      肇因於法國的姑息與 調節政策,法國的反恐策略一直沒有重心;正因為如此,長期以來,法國的反恐策略一直沒有攻勢作為。面對恐怖組織日益高漲之氣燄,法國政府遲遲沒有積極作 為,這情況讓沈默許久的反恐民意,早存有皮裡陽秋之定見。法國政府為國家安全利益與兼顧民意,其反恐策略已調整為「根治防治」的攻勢作為。      簡言之,法國反恐策略的根治防治方法,就是法治與情治。法國內政部成立反恐協調中心(UCLAT)以及司法部成立反恐協 21世紀房屋仲介調處(SCLAT),共同打擊恐怖 主義。由於前車之鑑,這兩單位十分重視反恐行動的協調,希望不再受限於機關本位主義之影響,損害法國反恐行動效益。此外,法國成立特別治安推事系統 (magistrat),透過與法院特定職司反恐起訴案的檢察官合作模式,讓反恐議題不在被政治化。      法國的治安推事系統,讓法國的反恐行動漸步上軌道,但法國企圖革新陳舊的反恐系統並未停歇。法國警政署成立全國反恐處(DNAT)協調境內反恐業務,雖然 該局的情蒐能力不如法國情報單位,但是該局依舊具有良好的證物採證能力,作為法國檢察機關的後援。為解決全國反恐處之情蒐能力問題,隸屬於法國警政署的境 內監控處(DST)則扮演溝通法治與情治的橋樑。      法國政府整合情報與執法單位共同進行反恐之策略,讓頹靡已久的法國反恐系統,蛻變為銳不可擋 seo的堅強反恐架構。法國乘逆順勢的強勢反恐作為,招致法國人權團 體與傳媒的批評,並質疑法國政府的反恐行動是「人權換國家安全」;但相較於以往情況,法國反恐策略已漸遠離綏靖主義,進而轉入攻勢作為。反恐新作為      二00五年法國施行反恐法,擴大法國情治單位公權力;但是法國社會黨憂心該法賦予情治單位過多的公權力,有侵犯人權之虞,因此針對此問題希望與執政黨再度 進行協商。值得注意地,法國反恐法重視通訊情資,因此該法在此領域授予法國情治單位極高的權限,譬如:自由檢索網路與電訊通連記錄。另一方面,反恐法也擴 大情治單位對涉嫌策劃恐怖攻擊之嫌疑犯的審訊權限。      除此之外,法國反恐法更要求民間電訊與網路服務業者,提供通訊情資給法國情治單位。根據反恐法規定,法國境內網路、電訊與網路咖啡店業者須配合法國情治單位之要求客 永慶房屋戶通聯記錄,並且有義務儲存客戶的所有通聯或網路活動之記錄,以供情治單位存查使用。結論      反恐法的實施,見證法國反恐決心與反恐策略之新意。雖反恐法成功地為法國設下遏止恐怖攻擊的防火牆,但是法國情治單位間的本位主義,依舊成為法國家安全的 隱憂。國際局勢與法國民意,促使法國政府積極面對恐怖組織,但是當前法國的反恐策略與行動,依舊由法國內政部單獨挑起反恐大樑。但面臨國際恐怖組織之威脅 與法國境內分離主義的壓力,法國內政部無法獨立完成反恐任務。值得觀察地,日後法國的反恐策略能否順利化解本位主義,並且擴大其他情治單位參與,攸關法國 日後其反恐行動之成效。( 本文由鄭宇欽寫作,刊登在青年日報國戰略觀察專欄,2009.7.3 ,版7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酒店打工  .

全站熱搜

wi83wibd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